文艺生活

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艺生活
计忠荣随笔:“大佛爷”的传说
发布时间:2019-04-15     作者:计忠荣   浏览量:1406   分享到:

1535969217938428.jpeg

今年农历三月三日,我接到爷爷电话,他问从鸭河湾村有没有能跨泾河的桥到对面大佛寺,想去赶庙会。我竟一时答不上来,回想小时候去赶庙会的路,记忆一点一滴清晰起来。

小时候,觉得在彬县最盛大的民间活动就是,农历三月八日大佛寺的庙会。每年从三月三日开始,陆陆续续,三月八日达到顶峰。当地人将大佛像称为“大佛爷”。大姨家住在大佛寺对面的鸭河湾村,仅一条泾河之隔,每年快到农历三月,大姨就早早托人,喊上我们一起去。

对大佛寺的向往,不仅因为大姨的邀请和周围人的传播。最主要的是有很多令人神往的传说,其中一个最为神奇,是外婆讲给我的。故事情节是,很久以前有一个放牛娃,在泾河边放牛,有一天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来问他:“山开了吗?”放牛娃不能理解,想山怎么可能会开?便笑着说:“没有。”老者便走了。隔了几天老者又来问放牛娃,“山开了吗?”放牛娃说:“没有。”又隔了几天老者又来问放牛娃同样的问题,放牛娃又照着原话问答了他,只是明显有些不耐烦了,但见老者白发苍苍出于尊敬一直隐忍不发。

老者还是继续每隔几天就来问同样的问题。年复一年,几经寒暑,终于有一天放牛娃实在受不了,觉得这人一定有问题,便怒气冲冲地冲他大喊道:“开了,开了,开了,山开了!”老者紧锁的眉头一下舒展开,开怀大笑。突然,天气骤变,风起云涌,很快天空就被乌云笼罩,伴随着电闪雷鸣,下起了滂沱大雨,放牛娃慌乱中赶着牛儿往回跑,只听到背后的大山发出轰雷般的声响,脚下的大地也跟着颤抖起来,放牛娃吓的坐到地上,看着大山慢慢裂开,从裂开的缝隙里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映照在天地之间,像一朵巨大的花蕾绽放一样,慢慢张开。最后,风雨停了,山体落地,在直峭的山崖上出现一尊金碧辉煌的大佛雕像,面含微笑,一手指天,一手抚膝,头顶架着一道七彩霞光,宛若佛祖降临。放牛娃缓过神来,去找老者,老者早已不见了踪迹。这个神话故事几乎囊括了我童年所有记忆。

还没去大佛寺之前,总听大姨说佛爷很大,到底有多大,我没有概念,只记得她说佛爷一个手指甲盖似瓦片般大。

终于有一年,母亲带我去了一次,当我站在“大佛爷”面前的时候,感觉就像置身于佛祖脚下。大姨给我们说起另外一个神话故事,“甘肃丈八爷听说大佛爷很高,便跑来跟大佛爷一比高下,结果不管他怎么施法都只能够到大佛爷的膝盖,最后聆听大佛爷教诲,成为大佛爷的守护将星,永伴身侧。”

长大后,我得知大佛寺开凿于北朝,大规模开凿于唐初,唐贞观二年(628)基本建成,是唐太宗李世民为纪念他指挥的彬州浅水原大战和五龙阪大战中阵亡的将士而建,起名为应福寺。明朝以来俗称大佛寺,以阿弥陀佛造像高大精美而得名。

随着知识的增长,那些神话传说在我脑海里逐渐褪色,像久远的记忆慢慢封存了起来,我对大佛寺的向往也逐渐没落,留在儿时记忆里的只有大佛寺的庙会了。记得庙会上热闹非凡,不同剧目的秦腔轮番唱演,还有各种文艺杂耍、各种美食、各种手工艺生活用具等。奶奶是一个勤俭持家的人,每年都会让爷爷去庙会买一些生活用品,听说很便宜,很实惠,譬如木梳、木锅盖、笼屉等。

爷爷今年依旧坐车赶了头场庙会,拜了大佛爷,买了些生活用品。我打电话问他,“都买了些什么好东西?”他一笑说:“买了可多。”我不信,爷爷一生勤俭,年年去就只买一两件。我便问:“给大佛爷烧香了吗?”爷爷说:“没进去,在外面给大佛爷磕了个头”。我听后心里酸酸的,勤俭节约的爷爷啊。为了掩盖情绪,我继续问道:“有没有带点神话故事回来?”爷爷呵呵一笑说:“有啊,要我给你讲吗?”我说:“好啊!”“很久很久以前,大佛爷……”(小庄矿  计忠荣)


编辑:徐超